联系我们
产品列表
联系我们
阳光系隐秘资本曝光90%股权被质押 陆克平掏空3家上市公司

阳光系隐秘资本曝光90%股权被质押 陆克平掏空3家上市公司

[来源:]    [作者]    [日期:2019-10-04 15:38]    [热度:]
随着证监会下发的一则市场禁入告知书,纵横资本市场20年,阳光系的灵魂人物陆克平在其75岁高龄之际却即将被踢出资本市场。   始于1993年,通过参与企业改制,陆克平挥起了资本之手。1999年,江苏阳光(600220.SH)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2002年,经过系列股权变更,陆克平成为江苏阳光实际控制人。这一年,他正式组建阳光集团。   10年之后,阳光集团控制海润光伏,并成功借壳江苏申龙上市。陆克平的阳光系雏形初成。   然而,人心不足蛇吞象。根据A股四环生物(000518.SZ)最近披露的证监会调查结果,陆克平利用19个账户不晚于2014年隐秘控制了四环生物。不仅四环生物、多名董监高将领受顶格处罚,陆克平还将被处以终身市场禁入。   阳光系折戟四环生物,而其早已危机四伏。阳光系三家A股公司中,海润光伏因为连亏三年已从A股退市。四环生物经营业绩多年不佳,去年以来持续亏损。江苏阳光债务高悬,偿债承压。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阳光系旗下公司危机重重,与陆克平频繁推进关联交易有关,如今,这些公司几乎被掏空。如经营业绩相对不错的江苏阳光为控股股东阳光集团提供担保长达15年,陆克平从海润光伏身上套现超20亿元。   目前,阳光系持有的江苏阳光、四环生物股权质押率均已超过90%,在两家公司股价深度调整之际,隐秘资本局曝光,曾经风光无限的阳光系沉沙折戟似已成定局。   5年质疑坐实,陆克平出局   四环生物的一纸公告,不仅让隐藏在公司背后至少4年的实控人浮出水面,也宣告了陆克平资本市场之路走到尽头。   9月22日晚间,四环生物发布关于收到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的公告,证监会调查结果认为,陆克平不晚于2014年5月23日成为四环生物实际控制人,其指使四环生物从事信息披露违法等行为,因此拟对陆克平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且合计罚款2734万元。   从2014年至2018年,连续5年,四环生物的年报披露显示,公司股权极度分散,且一直无实际控制人。不过,这一谎言被证监会揭穿。   根据证监会调查结果,从2014年2月20日起,陆克平通过19个账户组实际控制四环生物39.42%股权(截至2018年4月11日),但其从未进行过披露、也未发出收购要约。这些证券账户既包括其儿子陆宇的、其妻子郁琴芬的,也包括一些“阳光系” 前员工以及一些与其表面上无直接关联的人。   在今年四环生物半年报中,前十大股东有6名由陆克平控制。具体为,第一大股东王洪明曾担任江苏阳光董事、副总经理。郁琴芬、赵龙、徐瑞康、陈建国、许稚分别为四环生物第三、四、五、九、十股东,这6位股东经证监会调查均为陆克平控制表决权,且资金由陆克平提供。证监会通过多方面证据认定,四环生物隐瞒了陆克平为公司实控人的事实,时间至少达4年之久。   此外,在限制交易期间,陆克平及其一致行动人控制的账户累计买入四环生物6.27亿股股票,累计买入金额43.21亿元,累计卖出2.72亿股,卖出金额19.51亿元。   其实,对四环生物无实控人之说的市场质疑早已有之,而最终被查处,或与股东对垒相关。   广州盛景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广州盛景)曾是四环生物单一大股东,其指称陆宇、王洪明等15名股东为一致行动人、四环生物与阳光系之间的交易存猫腻。而阳光系一方也指责广州盛景侵占公司利益。   股东对垒引发监管高度关注。2015年8月10日至2017年8月8日,深交所公司管理部共计向四环生物及相关股东发出5份关注函、2份问询函,要求说明陆克平是否为实控人、陆宇、王洪明等股东是否构成一致行动人,四环生物均予以否认。   今年初,证监会对四环生物立案调查,才彻底揭开陆克平隐秘资本局,质疑终被坐实。   眼花缭乱关联交易涉利益输送   雪藏四环生物实控人、一致行动人等只是阳光系违法违规的冰山一角,其密集关联交易早被质疑利益输送。   纵览陆克平的资本局,从1999年参与股改入股江苏阳光,3年后成为实控人,到2012年控制海润光伏并成功借壳上市,再到2014年开始实际控制四环生物,13年间,陆克平打造的阳光系旗下拥有三家A股公司。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截至目前,陆克平直接控制的核心企业多达64家,其妻郁琴芬直接控制的核心企业有3家。多年来,阳光系旗下公司频频为阳光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且之间的关联交易不断。   2004年至今,江苏阳光为控股股东阳光集团及其关联方融资提供担保。今年上半年其为股东、实控人及关联方提供的担保为3亿元。   除了担保,关联交易更为频繁。以2017年为例,江苏阳光与多达12家关联方进行交易,当年,江苏阳光关联采购1726.08万元,关联销售及提供劳务达5.78亿元,占公司当年营收的26.86%。这些关联销售带来的是巨额关联应收账款。截至2017年底,公司关联方的应收账款余额为2.54亿元,占当期应收账款的75.36%。   阳光系与四环生物的关联交易同样频繁。2015年,四环生物拟定增不超过40亿元收购三家生态园林公司等,这三家公司与阳光集团存在关联,定增方案被股东大会否决。然而,当年,四环生物向阳光集团多家关联公司签订苗木采购合同,金额多达数亿元。由于四环生物不具备履约能力,双方为此对簿公堂,最终,法院判四环生物支付2.91亿元苗木款及巨额违约金。   四环生物及其子公司与阳光集团及其关联方之间还曾发生数起房产交易。2014年10月,四环生物控股子公司新疆爱迪新能源与阳光集团子公司江苏阳光置业签订房屋买卖合同,新疆爱迪新能源向阳光置业购买阳光敔山湾花园9号至19号的11个商铺,交易总价5345.56万元。2015年2月,子公司北京四环生物向阳光集团出售北京东城区新中街18号院3号楼的三套房屋,总面积575.39平方米,转让总价2301.56万元。   此前,四环生物还曾为阳光集团提供担保。根据证监会江苏监管局核查结果,四环生物子公司新疆爱迪新能源曾为阳光集团向四川蓉都园林绿化借款3000万元提供连带担保,这一担保未履行审议程序及相应的信息披露义务。   频频为关联方提供担保,而江苏阳光、四环生物自身资金早就捉襟见肘。截至今年6月底,江苏阳光货币资金6.47亿元,而其债务达21.58亿元,偿债压力不是一般大。而四环生物更糟糕,截至今年6月末,公司账面货币资金只有1620.47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陆克平通过紫金电子控制海润光伏,通过大规模减持,套现的资金超过20亿元。或许,正是因为有这些资金在手,陆克平才大举布局四环生物。   监管趋严下,股权质押危机一触即发   频频关联交易,阳光系旗下的三家上市公司似乎早被掏空。   海润光伏借壳上市之时,紫金电子等股东曾作出业绩承诺,但实际上连续三年都未兑现,最终,阳光集团共计补偿了6.05亿元,但其借助10派7.4元的分红,阳光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拿回了3亿多元,一下子分光了公司积蓄。   海润光伏经营业绩极其糟糕,2012年至2018年,公司扣非净利润持续亏损,2016年至今年上半年,合计亏损88.93亿元。目前,公司已从A股退市,转至新三板。   四环生物的经营业绩同样不佳。2002年,陆克平入主之时,当年净利润为8568.59万元,而这是公司净利润顶点。2003年开始,净利润节节败退。2003年下降12.59%,2004年下降83.73%,净利润为1122、24万元,2005年直接陷入亏损,亏损金额为1.04亿元。此后,公司盈亏交替循环,且多是巨亏微盈。去年以来,公司持续亏损,净利润上半年亏损金额为937.40万元,同比下降1011.21%,经营现金流为净流出316.82万元,同比下降116.65%。   阳光系旗下业绩最好的是江苏阳光,1999年,上市首年,公司净利润为1.15亿元。如今,上市已有20年,其净利润一直在亿元左右徘徊,期间,2012年还曾巨亏13.61亿元,今年上半年,其净利润为3974.16万元,同比下降3.99%。目前,江苏阳光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   除了经营风险外,阳光系还面临着质押危机。   截至今年9月18日,阳光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江苏阳光5.6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1.52%,合并质押5.14亿股,占总股本的28.84%,质押率为91.50%。公司股价在2015年曾达到13.67元/股,今年9月27日,仅为2.18元/股,最大跌幅达84.05%。   同样,四环生物的股权质押风险不小。前十大股东中,被证监会认定的陆克平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3.23亿股,除许稚未进行股权质押外,其余5人均进行了高比例股权质押,质押率达97.73%。随着股价调整,平仓风险随之来袭。   显然,阳光系的危机尚未全面爆发,监管部门还在追问关联交易等事宜。未来,四环生物何去何从,恐怕要看其违法违规程度了。
关键字: